標籤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保守與傳統的距離】

最近在想,保守這回事不見得是傳統,人們會批判傳統的家庭價值造成壓迫,舉凡逼婚、家父長陋習、婚姻體制內的壓迫,但轉過頭來,又會覺得同性戀該有家庭價值好能匡正其過去不良之汙名,其中的「家庭價值」是不是一回事呢?要將同性戀伴侶放進傳統婚姻家庭裡頭能夠被社會法律所保障本身也會帶來限制。
  
許多價值在建制的同時就已經不是那麼的自由、民主、公民覺醒了,因此人們可以在一個相對名義上不同黨國意識形態建制之初高談闊論,反對一切傳統價值,但骨子裡卻又再重現過去的壓迫,反駁之聲僅見「此黨非彼黨」卻又說不出兩者的具體差異,而淪落其中之人僅剩雙重標準與自我矛盾狀態。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無恥啊!無恥啊!他們在慌啊,在恐慌啊!(聞一多)


這幾天,大家曉得,在昆明出現了歷史上最卑劣最無恥的事情!李先生究竟犯了什麼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過用筆寫寫文章,用嘴說說話,而他所寫的,所說的,都無非是一個沒有失掉良心的中國人的話!大家都有一枝筆,有一張嘴,有什麼理由拿出來講啊!有事實拿出來說啊!(聞先生聲音激動了)為什麼要打要殺,而且又不敢光明正大的來打來殺,而偷偷摸摸的來暗殺!(鼓掌)這成什麼話?(鼓掌)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跳樓、臥軌也離不開的黑心企業


2015年12月,日本電通公司的員工高橋茉莉在宿舍自殺,工作剛入職短短八個月,業務量大增致使日以繼夜的工作,每個月加班時數高達105小時,最終受不了在宿舍內自殺,一年後被政府判定為職業災害,公司要負最大責任,也引起社會開始關注勞動的議題。


日本流行一種說法,叫做「社畜」,指的是「會社(公司)的畜牲」,是日本員工用來自嘲的說法,在普遍的日劇、日影當中,我們都會注意到日本大學生在畢業季都會不斷的面試,希望能早日獲得公司正職的「內定」,沒有拿到內定的人都會被認為是失敗者,而正職的「內定」在勞動彈性化、約聘僱人員、派遣人員氾濫的日本當代社會,是一個越來越難獲得的機會,新鮮人為了獲得「內定」是無所不用其極,而本片的主角青山隆也是在這波畢業潮後終於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內定工作,儘管不是很理解自己是否喜歡這份工作,仍然完成就職成就。

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讀張愛玲《秧歌》與《赤地之戀》

不知怎地,日常蒐羅圖書館的遍覽書目間,看見兩本並排的張愛玲小說,過去我不是熟悉張愛玲的,總覺那閨怨病嗔是難以承受的噩夢。

《秧歌》讀來總是飢餓,彷彿讓人雙腳浮腫,腫得像個餓鬼。飄盪在中國農村的幽靈封建也徘徊不去,天高皇帝遠的日子裡只有「吃飯皇帝大」,能解決飢餓的就是清官、賢帝,好吃即是正義。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園子溫這種生物》 側寫詩人園子溫


大島新這部《園子溫這種生物》紀錄片,算是很不錯的將園子溫創作故事做了一個簡介,讓過去對於園子溫印象僅停留在暴力血腥嗜殺的狀態給稍微講白,其實園子溫是一名詩人。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春之庭院》 虛擬與現實的疊影

上午,看了柴崎友香《春之庭院》,傍著一處大房子的「L」型公寓裏頭,望著彼此也望著攝影集中的大房子。

有趣的地方我覺得在於故事中有一個小時候看過某本攝影集很憧憬的粉絲,長大後跑去攝影集中的大房子隔壁居住,想要更近距離地去「確認」,那棟房子跟照片當中是不是不同。實際確認過後,發現有人住的時候,房子好像活了過來。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西遊:伏妖篇》後宮佳麗三千


很多人都說《西遊:伏妖篇》不好看,我倒是覺得蠻有趣的阿,特效比降魔篇好看,而且有各種人際衝突,都很真實阿,唐三藏是一個中二、老孫是個衝動邊緣人、老蓬有色無膽、老沙是個抖M,都演得很好啊,把那人性的孬阿、跩阿、擺架阿,演得很不錯!



其中有一段也有趣,唐三藏解救了比丘國的皇上,可以獲得一個心願,他說要解放皇上的後宮佳麗三千。

人生無處不是《穴》 讓你入坑不斷


上午看了小山田浩子的《穴》,有點掉進她的洞裡頭,裡面札札實實的,不會很深,大概一公尺高,上半身還能露出看著外頭的世界,只是硬要出來光靠個人的雙手卻是不夠支持身體爬出去



小山田浩子描繪的是很日常的事情,一個夢想要得到正職缺,可以跟一般正職人員一樣每年20萬左右的年終獎金、留職停薪、育嬰假、年假,但這對總是在做約聘工作的麻陽來說真的是太遙遠,正職人員午餐絕對會到外面吃,除非有不得已的工作,反觀約聘人員午餐卻老是在位置上草草解決,因為總是有做不完的工作,做同樣的工作、甚至還做得更多的約聘人員,始終拿不到正職人員薪水的一半,這就造成一種在職場上的相對剝奪感,也讓兩者之間劃下一條深刻的界線。

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正午故事─《我是范雨素》


轉載自正午故事中國最大的原創、長篇、非虛構寫作平臺。

正午故事編按:去年,我們曾發表過范雨素的文章《農民大哥》。范雨素是湖北人,來自襄陽市襄州區打夥村,44歲,初中畢業,在北京做育兒嫂。空閒時,她用紙筆寫了十萬字,是兩個家庭的真實故事。

她說,當育兒嫂很忙,若把這十萬字手稿整理出來敲進電腦,「要猴年馬月,我很忙,沒時間。」但她覺得,「活著就要做點和吃飯無關的事。滿足一下自己的精神欲望。」

她文筆輕盈,有種難以模仿的獨特幽默感,有時也有種強烈的力量噴薄而出。她像位人類學家,寫下村莊裡的、家族裡的、北京城郊的、高檔社區生活的故事,寫下對命運和尊嚴的想法。今天這篇文章,是她自己的故事。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嫖向北房》、《東莞》 不同的春之歌


《嫖向北房》這首是改編最近流行的《飄向北方》,很多人會覺得說搞啥王力宏寫北漂,他有這經驗嗎?黃明志的北漂也像是要打開中國市場那樣而已,反倒沒有很真切,只是用主流的旋律寫出遊子心聲,包裝出來的一種市場取向。《嫖向北房》反而顯現出在台灣這個有「性專區法律」卻從未設置專區的特殊狀況,多數人都是在到處尋找按摩、個人紓壓工作室來處理性慾。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翻漿》 畢淑敏


那年,我從西藏回內地探家,需坐半個月的汽車。搭了一輛地方上運送舊輪胎的貨車,從海拔5000米的高原俯衝而下,顛簸了10天,到了一處戈壁。正是春天,道路翻漿。

突然在無邊的沉寂當中,立起一根土柱,遮擋了銀色的車燈。

「你要找死嗎?你!你個兔崽子!」司機破口大駡。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2016年《長城》接著《擺渡人》共賞

潑水節玩完回來沖了熱水澡,略帶慵懶的躺著,腦子毫不想動,就撥了去年正火的《長城》,略帶漫威的電影感,不是想像中的爛片。

《長城》使用英文的比例偏高,中國女將軍、軍師都是英語使用者,軍師劉德華感覺好像還集十八般武藝於一身,女將軍景甜喜歡高空彈跳很有魄力;麥特‧戴蒙彷若《鋼鐵人》那樣總是開掛,帶個指南針磁石都能用來打小怪。

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90後的世界

絕食棚內看著桃園市政府。
   
今天去立益紡織絕食行動跟工人們瞎聊,下午烈日蒸熏坐在剛被允許搭建的絕食帳篷裡,跟阿姨們在亂聊有的沒的,後來立益工會理事長徐同溎也參與唬爛時光。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密探》(The Age of Shadows)支撐著現代國家

《密探》是2016年賣座750萬人觀賞的電影,男主角有宋康昊、孔劉,同年孔劉還拍了《屍速列車》同樣膾炙人口,宋康昊大家也熟悉,就是最知名的大叔。



這部諜報片對於重口味的我來說真的是很平淡,也可能是我看過情報成分最低的一部,大致上就是誰是要角都很明白,然後抓內奸的過程也很迅速,最後是雙面間諜的抉擇,讓烈士團炸死日殖民高官的計畫成功,硬是要說就是說服了「韓奸」成為自己人,表面上是很黑,實際上卻很白的故事。

孔劉在片中飾演的金優進,就是支援重要物資傳遞的護衛者,他用商人身分做掩護,在兩邊打好關係跟通岸,讓炸彈能夠在最少人注意底下移動,只是日殖警方跟韓人警官在背後觀察,日殖警方又信不過韓人,自己黃雀在後的卻被蟬給做死,關鍵在於誰知道誰知雙面間諜,就能先發制人。

宋康昊飾演的李正澈有些面癱,但我覺得他最終哭泣在連季純屍體旁的樣子很奔放,搭配運屍人的離去,背景的紅磚總是能讓時代的陰影盡情展現。

獨立軍藉著刺殺、炸彈攻擊等,各種手法來摧毀殖民當局的軍事控制,而通常殖民者被推翻後,成立的臨時政府、國民政府,仍會維持諜報平衡,簡單說,就是因為不能盡信,所以要培養自己的情報資訊系統運作,避免輕信造成的惡果。

建立現代國家背後要死的人可不是小數字,不先死去一代人很難建立起來,建立起來又要維持又得再殺一批跟國家統治者意識形態不合的人,整肅不同派系,整死、威嚇那些不讓你自由殺人的人。

濟州島大屠殺就是一例、中華民國的白色恐怖也是一例,都是在冷戰對峙當中必須清除一絲一毫共產主義的存活空間,背後由美軍直接支援的大規模軍事鎮壓,才是這些人死亡的真相。

之前有看過《困獸之網》是北韓人民來南韓後被認為是雙面間諜的故事(可參考此篇),這其實展現的是當前大韓民國與朝鮮人民共和國仍是「敵國」狀態,更遑論聯合國加上全球自由民主派都跟朝鮮人民共和國為敵這樣的強力攻擊。

有關於這樣的故事,就是雙方在爭奪文化領導權的時候,過於惡劣化敵國的形象,最終造成的無法和解狀態:識字的理盲比不識字的文盲還愚蠢,大概可以說明這個狀態。

人們會繼承歷史遺緒,嘴裡空喊著「自由」、「民主」,卻又念念不忘美國控制全球的美夢,總是妄想著自己也能在石油國分一杯羹、在「極權」中國讓「美式自由」遍地開花,最終可以成為一名美國公民。

我覺得當前兩韓的爭執與統一問題仍然複雜,會隨著執政當局而變化,南韓直通北韓的火車早就建好,我也去稍微參觀過,其實只要戰爭結束,一切就都可以討論,但雙方背後的中美關係反倒是讓戰爭無法結束的主因。

我是不知道北韓學生在南韓念書是不是被允許的(就算有應該也要繳全額醫保吧?),但我知道在南韓大喇喇地討論北韓仍然是會被當成共匪抓去審問,就是這樣的時代,而這時代也就是當代。我實在不懂那些高喊戰爭解決一切的主戰派到底在想什麼,是向日本學習多跟美國買武器好武裝自己的戰鬥精神嗎?還是想趁著此刻能夠宣布一個韓國就是大韓民國,38度線以北也都是他們的呢。

大韓民國的《國家保安法》肅共用力,韓國中央情報部(KCIA)的「人民革命黨事件」就是一例,朴槿惠還要為他老爸朴正熙的暴政道歉。

光州事件,大韓民國仍舊是依照有共產黨在作亂的方式到處鎮壓,但本質是國家為了保護自己免於動盪的狀態,而實施的緊急措施,人民在過程中以各種理由反撲,無論口號為何,是不是跟美方一夥,是不是高喊民主化,最終都被永遠的敵國─朝鮮人民共和國給收編,這一切都是共產黨的陰謀,鎮壓人民是裡面有奸細,帶頭的就是朝鮮人民共和國派來的間諜,是要煽動人民反抗國家,造成國家安全的危機,才要不惜代價的瘋狂鎮壓。

這到後來的走向變成民主化運動人士也常被逮捕,例如《南營洞1985》描述的就是把民主化人士跟共產黨的扣連,做為將「公民」轉化為「匪諜」的非人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刑求(可參考這篇),如果是要在這樣戰爭狀態當中討論誰是間諜,都是很敏感的事情,畢竟雙方的歧見甚深,也無法就事實來討論,全部都像是Halo Effects那般,惡者越惡,善者越善,自由民主很偉大,共產主義萬惡淵藪,這樣的文化意識深植人心的結果就是忽視各種真相只想要一味的往他者臉上貼黑,並以此為快,創造各大對立與歧見。

有時想著電影的再現似乎是一件離自己很遙遠的事情,永遠不會想到說會不會有一、兩個FBI探員臥底在周邊,偷偷在宣揚一些不能說的秘密,但實情就是密探就在你身邊,而且悄悄的已經進入你的大腦、你的身體,讓你全身上下都充滿的異國風味,那聞起來有點free的味道。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評《做工的人》及其後續效應隨想


這幾天讀了林立青《做工的人》,然後看到這本書好像15刷大賣,我心裡就在想,營造業出身的工薪、承攬工程自營的勞工「識字」,會不會讓其他坐辦公室的勞工很驚訝呢?

不只是「識字」,還要會說故事,說得還比「不讀書」的記者們還要好,這更是讓兩千三百萬小寶寶都驚呆了!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沉默》背後 沒有看見的政經背景

看了電影《沉默》,看那鬼預告就是一副來台灣取景好棒棒,觀光局居功的手法看了看不爽,而且還有劇組人員說台灣人好便宜,所以才來台灣拍,看了也更不爽。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清醒夢》、《虛擬革命》兩部入夢的腦內電影


《虛擬革命》(Virtual Revolution)算是一部蠻情境主義式(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的法國電影,劇情描述在2047年的巴黎,大家都沉溺在線上遊戲成為連接人(Connector),多數時間都用設備進入線上遊戲世界裏頭,現實日常生活幾乎沒人,街道骯髒、毫無人跡,甚至有分成連接區跟非連接區,活在連接區的人已經高達80%。主角則是一位混種人(介於連接人與非連接人之間),身體還算健康,不會像連接人那樣過胖,同時他也是一名偵探,受雇於其中一家A網路連線公司,要調查不斷有連接人在遊戲中被殺的事件,據透大概到這邊,但劇情也蠻爛得不是很重要。


《清醒夢》(루시드 드림)則是一部父愛韓國電影,內容敘述一位專門揭弊的記者,三年前兒子被綁架,開始尋找自己兒子的故事,他跑去單挑國會議員、企業家等曾經被他黑的角色,也苦於沒有任何線索。後來她找到一個朋友,是一名研究清醒夢的醫師,讓他藉著儀器可以去追溯他腦中的記憶,回到被綁架當天的記憶來找線索,原理是腦的感應會在儀器作用下放大30倍,就可以看清楚一些連自己都不知道有被記憶的細節部分,就這樣展開追尋之旅,劇情也是很爛,不是很重要,只要記住「父愛」很執著就大概結束了。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坦率地說出真相 日劇《求職家族》

以直上雲霄之姿態看完《求職家族》,原本以為是老調重彈,來一場黑澤清《東京奏鳴曲》那樣的深撫舞撩,沒想到也是蠻獵奇的一部日劇,明快的節奏讓一些隱瞞的事件彼此扣連緊密,坦率的一家就都直說了,反倒有一點《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中把疑慮說白才能討論的作用。
   



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國會是最情色的《反情色》

在日活公司的五部粉紅電影裡,園子溫這部《反情色》(Antiporno)大概是我最想看的一部,因為想知道園子溫又在搞什麼。

這部電影讓我想到早年的《現生獻身》(參考這篇),算是園子溫的永恆命題之一,「愛與性的追尋」,必須經歷的「虛身容納」是陰道包覆陰莖又或是陰莖插入陰道,這變成互相追殺的故事,既要殺又要包容,要追尋一輩子,直到死去,是一趟不容易完成性愛之旅。


《反情色》的故事確實如一篇論文一般複雜,我猜想觀眾在電影院裏面如果沒有點慧根就是會看到睡著,他的性愛場面相較於其他幾部粉紅電影,以「男女性交」的場面的異性戀判定淫穢標準來說,幾乎是零。

闡述的故事與過往的劇情來說比較像是線索一堆擺在眼前,但如果對園子溫毫無認識的人會感覺一頭霧水,有關女性的掙扎議題持續放入此片,與《真實魔鬼遊戲》(參考這篇)當中女人的一生主題又相呼應,是有關於日常的輪迴,強女則異男化(貶抑詞)的想像在這當中是不斷被再現的,要成為一個「好女人」是相對於誰的觀看,是誰的凝視,《反情色》當中是導演、劇組清一色都是男人,在遠處看著女女自相殘殺,就為了頭角崢嶸,而《真實魔鬼遊戲》裏頭則是遊戲背後的「男性」玩家暗自操縱著女角。

玩了幾次反轉現實─再現,那有點像是《地獄開麥拉》的橋段,讓電影工業背後的構築鋪展開來,像是「家裡」的天花板被電鋸不斷切割,主角忽然跟電影外的觀眾對話,想尋找人生的攝影組、導演在哪裡,其實都是這個概念的產物,只是再添加了關於存在的思想,說著我的存在是如此渺小,多麼不值得一提,在人生的舞台上毫無立足之處,甚至舞台變成了真實,台下一群女高中生正看著,發現這次看的人是女人,等同內在監控的凝視,女女之間的壓迫比男人還男人,真實對於虛構,在真實中越壓迫,在虛構當中就會更反壓迫、越是反骨。

所以色情狂不是淫男癡女那種表象的淫色,而是潛藏在最保守、對自己的身體自由最無力的純潔當中才會存有「色情」,也就只有最純潔到容易受傷害的人才能成為妓女,妓女與聖女之間的界線模糊,同樣都能帶你上天堂,女人成為妓女、男人尋找妓女,就是人生最重要的課題,這部分相關聯的電影是《愛的曝光》,當中關於聖母的意象,男性的戀母是最純潔的愛欲,傳遞到性的經驗上就是不斷尋找能強姦母體的可能。

女戀父、男愛母,這部分有跟《奇怪馬戲團》(參考這篇)是類似的課題,在家裡出現後母的時候,父親恣意的淫亂,卻又要求女兒要守貞,任何的陰莖、陰道都被消音成「生殖器官」這種中性生物名詞,又述說著陰道如果被陰莖放入就會黑掉的威嚇,強逼女兒不能講粗俗字眼,反倒是讓女兒更為好奇,在逼父上她不成後就去路上隨便找個男的到樹林裡搞上一次,算是自認為已經是做過愛的「成熟女人」,只是做過愛與擁有「下流的身體」還是有一段距離,其原因在於下流的身體是他者提供的凝視觀看,但身體本身是否下流則是無法判定的,但身體不夠下流、性感這回事被刻意放大成焦慮,成為揮之不去的惡夢。

同時間要累積足夠的性經驗,就要玩弄男人,把他們耍得跟昆蟲一樣,這是需要技術跟練習才能完成,而多數人除了鄙視玩弄男人的女人外,最重要的原因是─這太認真了,很累。也就使得累積足夠的性經驗與探索自我身體變成少數人擁有的淫穢,而不認真的女人則是在純潔的包裝底下可稱為妓女,卻又不能是妓女,只因他純然的啥都沒有,一片空白。

本片最富饒的符號在於日本國會大廈以及安保法案的政治鬥爭,性議題跟政治是緊密扣連的,本片最開頭出現的就是日本國會大廈的場面,那恐怕是全日本最情色的地方,這點我應該沒有揣測錯誤園子溫的想法,那裏生產出各種骯髒、齷齪、淫蕩、下流、無恥、分贓、包庇等等法案,又交纏著人與人利益之間血淋淋的衝突,那恐怕是比所有情色電影還要情色的場面,卻又被明亮的大廈與西裝筆挺的純潔包裝成聖女一般的神聖,的確是呼應了最純情的人才能當上妓女這個想法。

「自由」的討論在本片出現三次,近乎以說教式的口條說著人們是被言論自由給綁住而得不到自由,自由被國家給框限住毫無真正的「自由」可言,綁住人的自由就是國家,女、男只是電影裡面化約而成的簡易符號,讓觀眾簡單理解,連「自由」這個字也可以用民主來代換,因為那就是虛幻的名詞,綁住了所有的人們,為了這個自由、民主的「反」而努力的鞏固現有的不自由、不民主,對外卻大聲嚷嚷的是民主、自由地活著,又有哪裡自由、民主了呢?在既有的框框裡面一點也不自由啊!

關於被框限的自由,與《庸才》的那種厭世作結,為了打破框框而想要衝出去,尋找出口,而實踐上卻又做了相反的事情,一打破就被框住才是真的,真正的自由彷彿不曾存在,而那搖搖欲墜要被割破的空間,看起來像是「一個家」。

多數人,就像是被養在玻璃窄口瓶裡面的蜥蜴,只會越長越大,眼看著出口就在眼前卻無計可施,眼看著蝴蝶飛走,卻無法動彈,那是多麼悲慘的一個狀態。

當然就像劇中小說家、畫家、策展人、攝影家集一身的跨領域主角那樣,先拿真實模板勾勒圖像,再藉著對圖像想像而寫成小說,再把原本的圖像變成畫去展覽,讓讀者可以在這穿梭之間將原型給吸納進原本的想像之中,如同神隱少女之於九份那樣,藉著真實得以填充幻想,讓人們的視野變得更大、更深層。

以一部76分鐘的電影來說,實在是太複雜了,我開始為觀眾感到苦惱,到底看完電影要怎麼討論才好呢?

對我而言,良婦、處子(無分性別)的性慾投射,在忌性的社會當中是被壓抑的狀態,它們的幻想、妄想都遭受各種惡意的貶抑,其惡意包含不得任意幻想的「自由性」,對於任何文本、媒介都充滿了家父長式的管控邏輯,無論是針對新聞自由、人身自由等各種表達形式,僅能在某種「真空」的「藝術、創作」當中保留一些不被「爭議化」的狀態,而變成某種不被看做藝術、創作的形式都會被他者的「忌性之眼」給「穿透」給他一個痴漢、蕩婦、噁心、性壓迫的羞辱,使之屈服,最終僅能在「一定的自由框構」當中展現「自由的民主意志」,這跟國家體制倒是一致的狀態,一面喊著要自由,卻又是那麼的不自由,卻又以為自己的自由能任意展現。

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

無氣味的時代 天堂《香水》的科學之旅

終於看《香水》(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 ,2006)這部被譽為經典的電影,有朋友推薦說會很對我胃口、口味,的確是真的,整部片我都很專心的看,沒有冷場的情節出現。



蠻在意的部分其實比較跟技術有關係,一開始男主角跟調香師(香水師傅)學的是蒸餾精油法,藉由高溫將花朵水煮蒸發後冷凝出精華的做法,但這個方法只能對可藉水煮而溶解萃取的物質有效(有些花瓣可以,有些不行),無法萃取石頭、銅的味道(實際上無法做出銅味、石頭味),而活體的味道也無法萃取(貓絕對不該蒸餾!!),而這位調香師並不懂更深奧的萃取技術─油脂分離法,只好讓主角留下許多配方後離去,到其他地方尋找技術,而到了香水聖地,男主角學會了油脂分離法,是塗抹一層動物油脂,再將花瓣依附在上頭吸取精華,接著再加入酒精混和讓脂肪跟精油分離,再蒸餾出來成為精油。
蒸餾法

蒸餾法對活體貓無效,無法提煉出貓味,而油脂分離法如果把人丟進油脂跟酒精混合物當中也無法提煉出味,所以主角嘗試的是在人身上塗抹油脂,蒐集油脂提煉出精油,原本是想在活體身上獲取,但因實驗對象不配合而誤殺,最後發現先殺再抹油很省力而持續進行蒐集。

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第三世界】


早上看新聞提到一篇網路上的某部落格文章(https://goo.gl/fUBAza),說台灣的機場高鐵接駁系統彷彿「第三世界」,我在想台灣什麼時候不是第三世界了?

常見的分法是意識形態鬥爭,冷戰系統下的第一時間是資本主義世界,第二世界則是共產主義陣營,其他未明確發展還很模糊的,不願意被明確區分的就是第三世界,而台灣如果不是第三世界那代表應該具有主要意識形態跟完成發展。

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過勞司機】

關於昨日國道重大車禍,剛剛看旅行公會發言人的說明,得知旅行社跟遊覽車業者的關係,是旅行社規劃行程派導遊然後跟車行租車派司機,所以司機的責任是在車行,但車行很可能跟這名司機是承攬關係,又變得責任模糊。

只是發言人說到司機前兩天都有充分休息未出車,沒有疲勞駕駛問題,我覺得還是有爭議,當天的工時就是從早上0630到出車禍的時間晚上9點,司機都還是在駕駛,光是他這天的工時就已經超過14小時,這時候體力再好,前幾天睡得再飽,都跟當天的超時工作無關。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無緣社會】

 
上禮拜順手拿了本《無緣社會》,是日本NHK團隊對於許多公所公告的「行旅死亡人」深入調查報導的專題,事後再出書描繪更完整。

追查的問題意識大概是為何會有這麼多與家族斷了聯繫,死後又無人認領骨灰的「無緣佛」?有些人是中年失業勞工,在青壯年後期因過勞,身體出現問題後就離開「正會社社員」身分,從此只能在契約工、派遣公司輾轉各地做著收入不穩定又勞累的工作;但也有收入穩定到退休,只是因離婚、未婚的原因而獨自一人生活的;或是不想勞煩親戚,而想要獨自一人生活;不過也有拋開一切只是為了展開新人生,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成為其他人身邊有「緣」之人。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上下交相賊的絕妙好點子】

  
葉丙成的「完整」高中教育,搭配另外一個教育部政策「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專區」簡直絕配,也就是高中三年不要思考大學教育,高中畢業後先不要念大學,先去就業,然後就業期間政府會幫你「儲蓄」,每個月一萬,期滿三年才能領36萬出來(自己的錢還要被政府基金託管),這三年領21009元月薪就好,當然政府還會說企業負擔的不只21009元,但政府幫人民儲蓄也是要行政成本,所以每個老闆都要多給政府每個月8000元,政府代為管理作為基金,而且政府也要負擔這些老闆教育員工的費用,每個月給了一萬補助給這些老闆們,所以也算很用心。(一來一往奇怪,怎麼政府多給了老闆,員工卻沒拿到啥?)
  

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鬼談百景】


先前看了《殘穢:不可以住的房間》電影,就去圖書館抓了小野不由美的短篇怪談《鬼談百景》來當作睡前閱讀故事,每篇都很短,平均大概兩面的長度。
  
像是作者廣蒐當代社會民間故事的創作,不像是有什麼明顯寫作目的,也就變得很輕薄的氣氛,偶爾會讓你感到這都市怪談很毛,原因就出在與日常生活的貼近,故事裏頭的A男子、Y小姐、C同學都可能與你相識,而他們有遇過些「常理」無法解釋的超自然現象,就會把故事寄給作者,然後藉由作家的筆,使之在短短篇幅之內看來擲地有聲。
  

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三部日劇



這陣子還在連載的日劇裡頭,有跟著電視台進度發摟《東京白日夢女》,但劇情實在有點瞎,EP2下乍看之下很像命定的偶像劇,完全進入真實的妄想階段(離地型妄想)阿~讓人有點看不下去,要不斷對付劇中女子的腦弱又偏向敗犬婚家看齊的天分我還是缺乏的。

2017年1月22日 星期日

《판도라》(潘朵拉)核災真實的嘗試

《판도라》(潘朵拉)還真是我第一部看到核電廠發生爆炸的電影,看311系列的電影像是《希望之國》、《天空之蜂》,多半都有點一個是災後、一個是災前的那種混沌感,沒有真槍實彈的遇到核災的瞬間,但這部韓國電影就努力地想拍出「真實」的情景,無論是政府的瞎扯、核電的危險、人民的無奈的場面,都盡量地傳遞出來。
  


2017年1月19日 星期四

【RCA旁聽】

今天意外的混到旁聽席來聽聽RCA案二審高等民事法庭理言詞辯論,進位子少少的第一法庭,然後跟世界隔絕(被沒收手機、電腦),只能以筆紙做紀錄。
  
以自己幾次法庭旁聽(刑事庭、行政庭)經驗,都是小小的庭,兩造律師大概不會超過五人,但RCA案民事庭,保守估計被告律師就有超過15人在庭上,然後看起來都一臉機歪。而法官多數都長得蠻類似的,好像我幾次遇到都是女法官居多,只是此次受命法官看起來表情豐富有趣,聽到鑑定人硬拗也會笑。
  

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區隔差異】

大專兼任教師納勞基法,教育部說要區隔具有本職跟無本職的,意思就是說如果有在其他地方有勞保或公保的就不納入勞基法保障,實際上造成大專開始不續聘或解僱那些不具本職,因為只有兼任教師工作的老師,他們會提高大專的人事成本(勞保、勞退等)。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關於年金】

有些人是不是誤會年金=勞退專戶,勞退專戶的確是自己存給自己的,而年金則像是社會保險,不是商業保險唷!
    
社會保險的意思就是集體共同承擔某些風險,而目前僅以退休前工資平均與年資做計算標準,如拉大退休前工資的計算時間就會變成降低年金給付的結果(因多數都在退休前達到最高薪資),但絕非以保險費繳得多寡來決定給付金額,跟商業保險邏輯不同,畢竟是按照薪資級距來決定保險費金額。
      

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深夜老司機】


深夜困在大直一帶,要回家唯一的路就是計程車,就在附近看到一個在7-11前抽菸的老司機,我開口問他載客嗎?他說載,等他抽完這根菸。

我上車後心想終於有機會給我坐到深夜老司機的計程車,要來挑戰勞教一番,正準備要起手勢的詢問工作如何……


老司機:我覺得勞動權益真的很重要,真的不能壓榨司機!

我:……嗯?怎麼說?

老司機:你剛站的那邊附近就是大直典華,前天遇到一對新人跟父母加妹妹什麼的五個人,就來問我說載不載,人都已經開門坐進來,我說依規定不能載五人,結果傳話的人就說司機不載,離開時還重重摔門,好像是我的錯一樣,我是依規定不能載,他們五個人,好好的辦完喜事,卻連招個兩台計程車舒舒服服的坐的錢都不願意花,又不是要載到新竹苗栗,臺北就這麼一點大,坐到深坑也才五百多,幹嘛就是要逼我去搶後面司機的生意呢?我不能破壞規矩,我知道如果我破壞規矩載了他們,後面的司機就少賺一趟,客人的心態要改,因為他們這樣就是破壞司機的勞動尊嚴。

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Google 趨勢分析】一例一休V.S砍七天假



自12月6日立法院通過勞基法修正案,將一例一休、砍七天假正式完成後,我們可以看到12月8日起一例一休的新聞熱度驟降,當然七天假議題一直被媒體忽視,完全就躺在地上。

12月23日勞基法修正案部分條文生效,在這幾天內媒體又開始關注此議題,各種話題甚囂塵上,把一例一休的震撼開始誇大,但仍不敵聖誕節的來臨,立刻溫度驟降。

2017年1月3日 星期二

〈卡斯楚〉

文/三島由紀夫

撇開愛唱反調的人不論,只要身為男人,沒有人不希望哪天成為「成功的革命家」。住在美國那種人人都被塞進小格子的大國,部分美國青年會憧憬敵國古巴的領導人卡斯楚,好像也情有可原。

不過仔細打量卡斯楚的照片,我總有一種「這真是古巴人嗎」的奇妙感。因為我曾去革命前夕的古巴旅行,親眼看過道地的古巴人是什麼樣子。

革命前的古巴尤其是首都哈瓦那,被稱為「美國的廁所」,是北美人發洩慾望的地方。甚至有個笑話說,如果問哈瓦那的小女孩:

「長大之後想做什麼?」

她們會回答:

「美國人的情婦。」

如果問小男生同樣的問題,他們會回答:

「美國人的男妾。」